盈利彩

盈利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盈利彩 >

武汉援京医疗队:仿佛回到除夕夜紧张状态 800公

更新时间:2020-06-29 06:02点击:

  作为最早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的单位,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在前期疫情中积累了丰富经验。6月19日,该院接到援京任务后迅速抽调人手紧急赴京,每天可为2500人次提供核酸检测。

  据北京市卫健委新闻发言人高小俊介绍,为储备和加强北京核酸检测力量,实现在更大范围人群中开展核酸检测的目标,国家卫健委从武汉、辽宁等地抽调实验室检测人员,组成10支检测队伍、212名检测人员,携带相关设备,支援央属、市属等10家医院开展核酸检测。

  “可能要去援助北京做核酸检测,你怎么想?”6月19日上午,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领导向检验科分子生物学教研室主任叶光明征求意见。

  “我可以去,没问题。”叶光明没有任何犹豫,当天中午12点,他已经把一份10人名单报给了院领导。但什么时候动身,并没有明确的指示。

  武汉疫情暴发后,中南医院是湖北省最早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的单位,叶光明带领团队奋斗在抗疫一线,高峰期负责中南医院、武汉市第七医院、武汉客厅方舱医院和雷神山医院四个定点医院的检测任务。

  “武汉疫情初期医院都是人挤人,门诊给医院的压力特别大,那时整个焦点都在核酸检测。”叶光明告诉《中国慈善家》,正是全国各地医护人员前往武汉支援才减轻了医院的工作压力。

  “现在能用我们的经验来帮助北京抗击疫情,心里很愉快,每个人都二话没说。”叶光明说,这次支援北京的团队中,有人本来安排好了端午假期做眼部手术,也有年轻同事正准备利用假期回老家看孩子,他们都没有任何犹豫就放弃原计划,毅然决定北上。

  6月19日正好是星期五,因为没有得到援京的具体时间,叶光明当天正常下班,当晚也早早休息了,他想为援京保存体力。睡得迷迷糊糊的叶光明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国家正在调配专车,你们明早8点前到医院待命。”电话是湖北省卫健委领导打给他的,时间为深夜一点半。

  这让他顿时紧张了起来,什么东西都没有准备,天亮后准备肯定来不及了。从家开车到中南医院大约有半小时的车程,他连夜赶到医院,开始列清单、打包物资……

  “我不知道北京那边什么情况,甚至不知道支援哪家医院,联络人是谁,所以要做好充分的准备,把所有的事情都考虑到。”叶光明心想。除了必要的仪器,就连接线板、剪刀、标签、记号笔、A4纸,他都打包装箱。一直忙到早上六点还未就绪,叶光明给同事打电话让过来帮忙。“国家调配我们进京支援,情况肯定紧急,我们要做到去了就能投入战斗。”

  20日中午,他们一行11人,还有武汉其他医院的支援队踏上开往北京的高铁。当天,武汉下了很大的雨。“我感觉又回到了除夕那个时候的紧张工作状态。”叶光明说,由于在武汉疫情中积累了丰富的核酸检测经验,中南医院援京医疗队一天可为2500人次提供核酸检测。

  6月20下午六时许,叶光明团队到达北京医院,随便吃了点东西后马上开协调会,会后参观医院提供的办公场地。因为达不到实验室要求,当晚连夜写了整改报告,报告一大早就被递交上去,医院当天落实……

  由于走得太紧急,还有一名重要的“队员”没有一同前往,它就是被誉为“核酸检测神器”的全自动核酸提取与扩增工作站,这个庞然大物需要连夜运送到北京。

  它是一个总重量达800公斤的全自动封闭检测平台,在武汉“战疫”中发挥过重要作用。它让核酸检测操作过程更程序化、自动化。不仅缩短检测时间,提高检测效率,每天可以检测样本近2000份,同时最大限度避免检测人员与样本过多接触,减轻工作人员的工作压力和感染风险。

  调配“神器”的过程并不顺利。设备体积庞大,需要用专车;进京专车需要办理“进京证”,随车人员也需要有相关手续,这些程序都会耽误“神器”进京服役。叶光明和团队成员一起,经过多方协调才办好了手续。22日,这台“神器”被运送进了北京医院,迅速完成安装和调试后,第二天便投入使用。

  “之所以要全国多地医疗队前来北京支援,目的是将无症状感染者找出来,这样就会更安全,这和武汉前段时间的大筛查是一个道理。”叶光明认为,北京有2000多万人,工作量大、任务重,即使目前已经有多地前来支援,核酸检测的人手依然不足。“控制得越早越好,越早把无症状感染者筛查出来,后面就越省事。”叶光明说。

  据媒体报道,北京大学国际医院一名急诊护士在6月18日确诊感染新冠肺炎,但6月17日她的核酸检测结果却为阴性。仅一天就发生逆转,这让外界对核酸检测的准确性产生疑问。

  北京疾控中心副主任庞星火6月20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大兴区百事公司某分厂发生聚集性疫情,已发现8例确诊病例,另有病例经三次核酸检测后才确诊。

  关于假阴性问题,叶光明认为,每项技术都有它的局限性。“假阴性的原因很多,每个环节都有可能造成,采样、运输甚至报告环节,每个环节都有可能出现问题,只能严格按程序去做,尽量避免,但无法杜绝。”

  叶光明举例,做核酸检测的人采样时身体抵抗力正好处于较弱阶段,过两天他通过营养补给抵抗力提高了,一采样就可能呈阴性,这种情况也常见。“之前我有一个病例,核酸是阳性,CT是阴性,血常规也是阴性的,如果不做核酸检测的话,这个人永远不知道他是一个无症状感染者,像这种特殊的病例也不少。”叶光明说。

  此外,不同的采样试剂灵敏度不同,也会影响结果。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研究人员最近发表在《内科年鉴》上的一项研究发现,目前全球最常见的冠状病毒检测手段——新冠核酸(RT-PCR)检测,其有效性在新冠感染过程中存在巨大差异,通常在出现症状的前几天,得到假阴性结果的概率可以从第一天的100%到第四天的67%不等。症状开始显现后,假阴性结果发生率在第5天下降到38%,第8天下降到20%,但此后每天又开始上升。以上研究结果表明,新冠患者在感染期间至少有20%的漏诊概率,即会出现假阴性结果。

  “目前来说,核酸检测是一项比较稳定的技术,当然有比它更准确的方法,比如说测序。但是用测序的方法一天又能测多少人呢?显然不现实。”叶光明说。


盈利彩

盈利彩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盈利彩

盈利彩官方微信公众号